介绍

陈思诚误杀了「莫扎特」

作者:admin

文/杜威

来源/壹娱观察

《外太空的莫扎特》没能成为暑期档的“救世主”,反而“刺伤”了陈思诚。

上映七天,“莫扎特”遭遇口碑和票房的全面溃败,其单日票房未突破过5000万,更是被已上映一周的《神探大战》、上映近一个月的《人生大事》持续反超,截止目前,累计1.52亿元票房,仅是《唐人街探案3》预售两天的入账。豆瓣评分4.8分,“莫扎特”来到“陈思诚电影宇宙”的最低值。

还未公映前,市场对于《外太空的莫扎特》的期待情绪一直很复杂。

一方面,网传超过2.5亿元的成本投入,“陈思诚+黄渤”的喜剧主创团队,再加上对于“科幻+喜剧”的类型突破,“莫扎特”从开拍以来就被视为能够“救市”的重磅项目之一。

《外太空的莫扎特》剧照

但另一方面,“莫扎特”几经延期,最终空降今年暑期档之后, 映前热度一直低迷,平平无奇的预告片等宣传物料、未能看到的高企宣传曝光、缺失的点映场……直接导致该片的首日预售票房仅700万,关于此片的质量疑问逐渐攀升。

到了上映一周之后,尘埃落定的票房、口碑,双双滑铁卢的局面,让《外太空的莫扎特》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同时, 陈思诚引以为傲的“产品思维”,以及他不断畅想的“又一电影宇宙”,无疑因“莫扎特”的这次表现受到重伤。

《外太空的莫扎特》失利背后,“聪明”的陈思诚到底想错了什么?

科幻or儿童,

陈思诚都“玩”砸了

《外天空的莫扎特》以“外太空”这个充满童趣的想象空间符号,外加世界艺术家的形象。陈思诚试图从侦探、悬疑之后,再次填补对于中国类型片来说难度更大的科幻喜剧电影。

科幻片,自从“前辈”《流浪地球》在2019年的春节档创下票房神话之后,野心勃勃的创作者们纷纷上马追逐。

就今年暑期档而言,从好莱坞末世题材的硬核科幻《明日战纪》、同样主打科幻喜剧的《独行月球》,再到国产动画电影《冲出地球》将古代神话与科幻包装相结合,“科幻大战”一触即发。

《独行月球》剧照

首先上阵的陈思诚选择“合家欢式儿童题材”切入视角来破题。

2008年,周星驰的《长江七号》成为经典之作,随后中国电影市场进入腾飞阶段,但到目前而言,中国版《E.T.外星人》仍旧缺位。同时,科幻儿童电影里不可缺少的虚拟IP形象,也满足于陈思诚一直强调的“产品思维”“IP宇宙”,后续开发衍生品的可行性又是一个重点。

但是,显然这次陈思诚在格外看中“产品思维”“IP宇宙”的同时,直接忽略了尊重电影产业思维的重要性,陈思诚一上来就胃口变大, 而恰恰丢失了自己过往系列电影成功的关键——先要做一部优质的极致类型电影。

无论是《北京爱情故事》之于爱情电影,《唐人街探案》《误杀》之于悬疑电影,陈思诚的声名大噪,是对于类型片成功探索的红利所在。

而这一次的《外太空的莫扎特》,陈思诚直接跳过《唐人街探案》第一部的极致元素,蒙头狂奔向“唐探2”“唐探3”,能好吗?

《唐人街探案》填补了中国电影市场“侦探组合”的空缺,再加上第一部虽是悬疑喜剧,但处处反转的硬核推理,以及张子枫出圈名场面,让《唐人街探案》拿下8.23亿元票房,以及7.7分陈思诚导演生涯最高评分。

到了第二部,“唐人街”开始融入更多的商业元素,并且进驻春节档,此时,观众不再纠结硬核推理故事,一部趣味横生的侦探组合就能够让他们掏出钱包,但是口碑下滑也是不争的事实,到了“唐探3”,悬疑推理元素再度弱化,在陈思诚端上一锅商业元素大杂烩时,观众惊呼受骗,虽然票房高企,但“唐探宇宙”也面临最严重的口碑反噬。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IP宇宙而言,首部电影的重要性至关重要,但是, 能让第一部电影大获全胜的关键必然是它将某一个类型元素玩到了极致,而不是一上来就赤裸裸的“大而全”——我什么都要。

作为陈思诚全新IP宇宙开端的《外太空的莫扎特》显然犯了这个错误,主打“科幻喜剧”,以及“儿童题材”,但最终的走向却是,没有新鲜的科幻设定,只有恶趣味的笑话,以及俗套的父子隔阂故事。

直到现在,陈思诚这次想玩好的类型,是科幻,还是儿童,伴随着最后的质检, “科幻”没有新奇只有套路,“儿童”没有童心只有低幼,可以直接肯定,没有哪一个能拿到“优良”。

《外太空的莫扎特》剧照

当然,如若不能在类型化上有所进一步探索,能够在中国观众都需要情感宣泄的当下, 讲好一个社会议题,那“莫扎特”也能掌声不断,可惜陈思诚也没能如愿。

“代际的隔阂没有谁对谁错”本可以掀起极大共鸣,可最终呈现的内容,父子间的不理解、家长对于孩子梦想的强加、鸡娃现象等问题却只能被描述的不痛不痒。另外,陈思诚没有烟火气,更像是站在高处直白地向观众输出自己对于“教育问题”的理解,最终让观众看到的却是,一部儿童成长电影里满是中年男人的“恶趣味”,陈思诚之前所有电影系列里的艺术表达短板皆在“莫扎特”里展露无疑。

“恶俗”“低幼”“浮夸”等评价四处可见。

这些评价,对于打着科幻喜剧标签、又冲击儿童电影新迈步、意图实现“合家欢”的《外太空的莫扎特》而言,显然能直接“杀”死它。

即使《外太空的莫扎特》受众定位相比《唐人街探案》《误杀》更下沉、更低龄,但这不代表,适龄儿童以及他们的家长,就会对合家欢属性影片降低要求。

陈思诚们难搞的“合家欢”

陈思诚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这是他第一次为一部电影的商业性感到焦虑,他甚至谦虚地表态,之前对类型片比较有把握,但现在不知道“市场是什么样子了”。

从目前《外太空的莫扎特》市场反馈来看, 陈思诚的确应该担忧自己对于“合家欢“的判断是否正确。

“莫扎特”无论是从故事内容,还是宣发方向,无疑都是朝着“合家欢”定义而奔去,即希望能让主力观影人群带动适龄儿童、甚至是老年观众这些非主力人群走进电影院。所以,在“莫扎特”里,大人们关心的家庭教育和亲子关系,孩子们想要看到的趣味玩偶,都被囊括其中。

《外太空的莫扎特》部分营销事件

在国内市场,每一部具有票房野心的头部商业电影, 都会想方设法融入合家欢元素,虚拟萌宠形象的设计、强烈的情感共振(爱国情怀、极致亲情)、硬核的视觉特效……种种元素皆成为“合家欢”的辅助器。

但是,准确来看, 国内电影市场并没有明确的合家欢题材分类,也没有合家欢影片的创作标准,由于没有分级制度,所有在映的影片,都可以允许适龄儿童观看。

反之好莱坞市场,合家欢电影被称为“Family movie”,也是一种类型片的存在。但与国内电影场不同的是,合家欢电影电影并不是爆款电影的代名词,因为分级制度的确立,合家欢电影是(G/PG级),所以,头部票房电影如《复仇者联盟》系列、《阿凡达》等电影并没有低龄儿童贡献票房。

国外的合家欢电影(G/PG级)其实一直是动画电影或者相关真人电影的主战场。纵观全球(G/PG级)历史票房榜单,票房前十一全部是动画电影,首位是2019年迪士尼推出的“真人版”《狮子王》16.6亿美元。

《狮子王》剧照

合家欢电影在全球市场并不是超级爆款的代名词,而是创作限制颇多、投资金额不小、伴随更多的投资风险的作品,所以合家欢电影更像是类型化影片的一种情怀创作,全球电影市场的获得票房成功的“Family movie”,成品虽然通俗易懂,但绝对有一个值得回味的成长故事。

但这样的情况,在国内市场却大相径庭,一旦将合家欢电影与商业市场爆款绑定,当《哪吒之魔童降世》《你好,李焕英》《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捉妖记》《流浪地球》,甚至是《长津湖》《战狼》等作品,纷纷打出“合家欢”,或者用上“合家欢”的描绘词,其背后的意味就有所改变。

即便如此 ,还是能看出中国电影“合家欢”的一个共通性——成为爆款,皆要最终捕捉大人和孩子对于同一种情绪价值的相同认可。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样的燃爆喊话,毕竟孩子们都在唱着《孤勇者》、看着《奥特曼》,励志与热血,是大人与孩子间永不过时的共同语言;除此之外,《你好,李焕英》里的亲情,《我和我的祖国》里的爱国情怀,也都是能够刻在每一位大人、每一位孩子的情感中枢之上……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而到了《外太空的莫扎特》,孩子们真的想会想要进电影院看赤裸裸的父子隔阂吗?真的会去对“教育问题”极大共情吗?那留给他们的是什么,靠着偏向成人风格、艺术造型审美值得商榷的熊猫伙伴挽回孩子们的心吗?

陈思诚的“合家欢”,是在高估孩子审美,还是低估,从“莫扎特”上来看,得不到一个统一的答案。

而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决定了这部“莫扎特”,只能宣传稿上标注着“合家欢”,却最终成就不了“合家欢”势能。

但这也不能怪陈思诚,中国的“合家欢”的确难搞,谁能想到一个打着成人动画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靠着“孤勇者”式的呼应,最终能够直戳“合家欢”的真谛呢?

或许,大人和小孩都一样,别给我直接讲那么多道理,先做到“燃”,再说吧。

2022年暑期档仍在负重前行,截至7月21日,累计票房仅为39.09亿元,累计吸引1.04亿观影人次,《人生大事》《侏罗纪世界3》《神探大战》接棒登场,在各自题材领域发力,均完成自己体量的票房贡献,给后续影片培养了肥沃的观影氛围土壤。终于等到《外太空的莫扎特》登场,却迎来了一次市场的“满脸问号”,没能乘势而上的“莫扎特”之后,暑期档继续等待着《独行月球》《明日战记》刮起的“科幻风”来拯救。

《人生大事》剧照

“莫扎特”虽然没有做到“合家欢”,但我们仍旧希望,今年暑期档能继“哪吒”之后,再次走出一个爆款式“合家欢”。

即使“合家欢”难搞,也得上!

(END)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友情链接